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

我的母親

2019-06-13 10:53    來源:軋鋼廠    作者:孫晨輝

        

     世間之愛,最偉大的應該是母愛。母親是天,母親是地,母親是一本綿長的書,它的厚重夠我們讀一輩子。母親把無私的愛給了我們,母愛仿佛是一壺釅釅的茶,濃濃的愛蘊含在裏麵,怎麽喝都不會淡。

        我的母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婦女,由於時代及家庭的原因,她很早就輟學了。母親雖然文化水平不高,無法給我講述人生的大道理,但她的一言一行卻潛移默化影響著我,她用樸素的世界觀不時糾正我人生的航向。都說原生家庭對人的影響最大,言傳身教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時至今日,我的身上不經意間會折射出母親的影子,許多秉性隨著歲月的積澱,竟與母親越發神似。

        母親勤勞樸實,她與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如今,土地的微薄收入再也難以滿足人們對於生活的奢望,許多田地都已荒蕪,雜草叢生。母親已年近古稀,時光讓她不再年輕。老病相催,腰腿痛、高血壓已成常態。即便如此,她仍隔三岔五到花椒地裏除草、剪枝,忙得不亦樂乎。其實花椒也沒多大收入,隻是她多年來養成的勞動習慣,讓她停不下來,她像對待孩子一樣小心嗬護著花椒幼苗,日子一天天重複著,好像一大堆活都等著她幹,田野、地裏、路上都留下她浸透汗水的腳印。“人勤地不懶,地是刮金板。”她時常這樣對我說。她對土地的感情已經到了難以割舍的地步。

        童年的記憶是清澈而真切的。小時候家裏生活條件都不好,地裏的收入僅夠吃飽穿暖。“養牛為耕田,養雞為花錢”幾乎就是當時的生活寫照。記憶中母親用手帕包著雞蛋,為了多賣幾毛錢,帶著我多走四五裏路去鎮上的食品加工廠。往事曆曆在目,恍如昨天。印象最深的還有母親為我們做鞋子,一塊塊碎布塊被鋪得平展抹上漿糊粘在牆上,這是做鞋的材料叫疙被,用舊報紙剪的鞋樣大小不同夾在書裏。串門時一邊嘮家常,一邊納鞋底兩不誤。棉鞋,單鞋,隨著季節的變換母親早早就準備妥當。她常說,“不怕耙沒刺,就怕匣沒底”,其實也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話醜理端,蘊意無窮。她把一分錢都省著用,把窘迫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左鄰右舍背後說她“摳”,可是她卻能讓日子有滋有味地過下去。

        再也沒有比味蕾的記憶更深刻的了。母親擀的麵條薄厚均勻,很是勁道。那時雖然日子苦,母親總變著法子做調樣飯。蒸包子,榆錢飯,蒸槐花,這些簡單的食材經過母親的精工細作,竟與我的胃腸能高度契合,那種食物經過唇齒上下翻滾帶來的愜意和舒坦竟長久留在記憶的深處。如今,我的孩子吃飯特別挑剔,母親就在飯桌上教育孩子,“現在白上白下還嫌不好吃,真是吃粗了。”我理解母親,她從苦日子過來,自然對許多看不慣。她吃饃有時會用一隻手盛著防止饃渣掉落,這個習慣竟讓我無意中延襲下來,成為習慣難以更改。

        日子一天天悠悠地過去,漫長的時光裏發生了很多事。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那時候父母經常為家庭瑣事爭吵不休,在我看來,父親固執己見,母親卻偏於理性,爭吵到最後,往往許多事還是照著母親的意思去做。隻是對待我和姐姐上學、就業的事,他們意見很一致,他們遵從孩子的意願,從不強求。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們為了兒女的成長,含辛茹苦,家庭孩子幾乎是母親的全部,她好像從來就沒有為自己活過。

        時間真是殘酷,看著母親花白的頭發和眼角的皺紋,我才知道她老了,她的青春和光芒已被歲月偷走了。父親由於疾病已離開人世,母親一個人不習慣在城裏住。都說隔代親,母親每隔一段時間,就來城裏看她的兩個孫子,她把當年對我和姐姐的疼愛,又傾注到了自己的孫子身上。

        母親總愛回村裏住。我每回家一次,就感覺母親渾身是勁,她張羅著我愛吃的飯菜,給我嘮叨村裏又有什麽大事,左鄰右舍的細微瑣事。她孤寂的內心把兒子當成了傾訴的對象,而我有時卻不屑一顧。都說母子連心,有時我卻難以走進母親的心靈深處。陪母親的時間往往有限,臨走母親還像送客一般把我送出門外,看著我走出很遠,那目光多想把我挽留,可為了生活,我與母親卻聚少離多。

        如今步入中年,生活的粗礪磨難常常讓我心煩意亂。隻有母親看在眼裏,她能給我一一化解,她教我隨遇而安,坦然處世,“往前看不如人,往後看不如你的人很多”,簡單樸素的老話如一劑良藥,讓我慢慢釋懷。她從不苛求孩子活成別人眼中令人羨慕的模樣,更不在乎孩子飛得高不高,她隻關心他們活得累不累。

        歲月摧殘了一切,它裹挾著我們往前而從不停留。我們像一粒粒塵埃,無不匯集在時間的長河裏。我多想把時光挽留,讓母親再年輕一回,讓我再籠罩在她的嗬護之下。歲月無情,天催人老,疾病和衰老總讓人無從躲避,它總會敲碎所有的夢想和堅持。餘生不長,見母親一麵就會少一麵。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我又拿什麽報答母親?我想有時間多陪陪母親,聽聽母親的心願,母親年事已高,再也不會有那麽多歲月可以揮霍了,子欲養而親不待,是人生的最大遺憾。

        衷心祝願全天下的母親平安度一生!

  • OA係統
  • 企業郵局
用戶名:
密 碼:
友情鏈接: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建言獻策 | 企業郵局 | 聯係我們
電話:0913-5182222 5182333 傳真:0913-5182345    
版權所有 陝西六合在线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2014 陝ICP備05004228號

陝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